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11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11


面對笑得一臉爽朗而毫無心機的音侍,修葉蘭和范統都紛紛有點尷尬。在他們一秒放開手的同時,音侍也已經跑到他們的面前了。

「音侍,你怎麼會在這邊呢?這裡是西方城的國境喔?」面對音侍的問題,修葉蘭只是泛起了一抹微笑,只是對於他會出現在這邊感到疑惑。

音侍倒也沒因為被忽略問題而生氣,聽見修葉蘭這麼問他,他立刻老實地回答。


「嗯,本來想找老頭一起去,可是他又說有公事要忙叫我不要煩,接著我就跑去大使館想說找你跟我一起去,然後你家僕人說你跟一個女孩子要去找小月和小暉侍,所以我就來了!」

所以就這樣沿路追過來嗎?可是這也不對吧,如果是追人的話應該會跟在我們後頭,怎麼會反而在前面?

范統困惑地想著,然後他也發現自己的頭因為思考這一連串的事情而開始抽痛了起來。

「別跟音侍認真啦!」一旁的修葉蘭俏皮地眨眨眼,食指也放在唇上無聲地呢喃著。

修葉蘭知道要是不趕快把范統從音侍的思考中拔出來的話,只會把自己越搞越混亂而已……對於有前車之鑑的自己來說,還是要趕快阻止一下對方才對。

范統愣愣地點了點頭,然後在他看向音侍時,發現對方的目光像在看什麼似地盯著自己。

怎麼了嗎?難道他的臉上有什麼東西……還是說,難道音侍認出自己來了?

不會吧,雖然人家說天才與白痴往往都是在一線之隔,但這套理論放在音侍大人的身上難道也行得通嗎?

下意識地退後一步,范統的臉色也變得有些僵硬。

修葉蘭顯然也是注意到了異狀,他輕輕咳了一聲,然後露出一臉微笑,試圖將音侍的注意力給拉過來。

「雖然我也很想和你一起去抓小花貓,不過就你知道的我要進宮找陛下和那爾西,今天可能沒辦法陪你了呢。不如,找璧柔試試看?」

「嗯……阿修你等我一下喔,我覺得我好像在哪裡見過她耶?」音侍難得專注於思考中,只是任憑他左看右看,全身上下都看過一遍,他就是怎麼也想不起來,這也讓他罕見地皺起了眉頭,「奇怪了,我覺得我應該有見過妳呀?這位小姐我們有沒有在哪邊見過?」

范統尷尬地笑了笑,然後很快地搖搖頭表示沒有。

「噢……難道是我記錯了嗎?可是……啊!好麻煩喔,這種事情果然還是要交給老頭!」說著說著音侍也當真拿起了符咒通訊器,然後在修葉蘭還來不及阻止下他就已經撥給了綾侍,這個發展也讓范統倍感不妙。

為什麼事情會這樣發展啊!

「……抱歉,果然還是應該先逃吧?」看著這樣的狀況,修葉蘭看向范統的眼神當中帶著一抹歉意。

范統的臉色有些難看,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突然泛起一陣無力感。即便心中再怎麼慌亂和想罵人,但他終究還是硬擠出三個字,「沒關係……」

除了這個他真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麼了。

「啊,綾侍,響那麼久你終於接了,我都等到快睡著了耶……你為什麼又罵我白痴還叫我閉嘴啊?我什麼話都還沒說耶──什麼叫做我說話都沒好事,我們不是好兄弟嗎?你為什麼老是對我那麼兇?……我到底有什麼事?喔!差點就忘記了!我剛剛遇到阿修了,他身邊有一個陌生的女孩子,然後我覺得好像在哪邊見過她,可是我又想不起來很在意,所以想問你啦!──耶?什麼叫做我是不是對人家始亂終棄,你不要亂講話啦!我心中只有小柔一個人,才不會亂來呢!噢,天氣這麼好,可是小柔卻不在我身邊,我好想念她喔……為什麼老頭你又罵我白痴!」

看著音侍與綾侍進行的對話,范統突然覺得對方說話依舊是毫無邏輯可言。

好比說本來不是因為懷疑自己的身份而去與綾侍進行溝通嗎?那為什麼講到最後還牽扯到璧柔了?……噢,更正一點,現在居然還講女人緣與男人緣的問題,這到底是什麼跟什麼啊?

范統覺得自己都快要為綾侍捏一把冷汗了。

有音侍這種好兄弟,要是沒有極大的耐心和包容力,估計早就已經精神耗弱,壽命縮短了吧?

「我們可以偷偷地離開嗎?」趁著音侍還在講話時,范統忍不住低聲詢問身旁的修葉蘭。

「我想音侍一時半刻應該不會結束通訊,現在偷偷走應該不成問題,不過為了避免被追上,我看還是直接用傳送陣直接到聖西羅宮好了。」點點頭,修葉蘭在話語落下的同時,也開始準備傳送的魔法。

只是在陣法完全成立之前,音侍卻突然收起了通訊器,然後開心地對著他們說話。

「老頭說他待會兒就過來,因為他很好奇我說的女孩子呢!啊,阿修你用魔法要去哪裡呀?不是說好要去抓小花貓的嗎?怎麼可以偷跑呢,這樣是不對的喔!」注意到修葉蘭的右手邊已經有個半成型的傳送陣,音侍馬上有點不開心地阻止對方。

這也讓修葉蘭頓時無話可說。

什麼時候我答應要一起抓小花貓了呢?我根本就還沒答應吧?……修葉蘭忍住想摀著臉的衝動,只是那雙深邃的藍色瞳眸透出了一絲無奈。

范統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同時也為綾侍即將要過來的事情感到一陣不妙。

早知道會這樣,今天早上起來就應該先占卜一下才對……現在可好了,綾侍百分之百一定會認出來自己是誰,而且他又不像修葉蘭那麼好說話,肯定不會放過自己!如果自己不承認的話,說不定還會直接抽記憶來看……

等等,抽記憶?這樣的話不就意味著他也將會知道那時候發生的事,以及格藍特他們的事情了嗎?

范統的臉色頓時刷白,那雙紫色瞳眸也瞬間瞪大。

說什麼都不能夠讓他知道!如果被發現的話,那自己到目前為止的努力不就白費了!

明明就已經不想要再讓任何人捲進來這件事了啊!

「我……我想要先離開。」忍住心中泛起的寒意,范統低垂著頭讓人看不清神情,但修葉蘭卻能感覺到對方的恐懼,「不能……見到綾侍大人。」

忍不住伸出手握住對方微微顫抖著的肩膀,修葉蘭在靠近范統的同時也輕聲地對著他說話,「我看聖西羅宮還是下次再去,趁著綾侍來之前,我先用傳送陣送你回……」

只是在修葉蘭的話還沒說完前,來自空氣中的術法波動讓他硬生生地把話停了下來。

「為什麼見到我就要跑?是我太可怕,還是你又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嗎?」

幾乎在話語落下的同時,一陣白色的光芒也在他們的前方出現。從傳送陣法走出來的是讓人看一眼就會秉住呼吸,容貌無雙、姿態優雅的銀髮男人。

而這個人的出現也讓范統的呼吸一窒。

「綾侍你好慢,小花貓都快跑了啦!」見到綾侍總算出現了,音侍立刻毫不掩飾地抱怨起來。

而綾侍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然後冷冷地開口,「跑了最好,省得還要浪費時間在這種沒有意義的活動上。」

「老頭你怎麼可以這麼說?你真的是太過分了!抓小花貓怎麼會是沒有意義的活動?都已經這麼久了難道你還沒發現小花貓們其實都很可愛嗎?」

其實基本上活動的意義處和小花貓可不可愛這兩點完全就是八竿子打不著邊,但音侍偏偏就是把它們扯在一起,這也讓在場的三人頓時又無話可說。

算了……和音侍認真就輸了。

秉持著這一點,他們決定忽略音侍後續的話語。

「妳就是音所說的女孩?」很自然地忽略了音侍,綾侍在將目光放向范統的同時,眼神也不自覺瞇了起來。

「對……」

面對綾侍的注目,范統有些不自在地想退後一步,只是想到這樣的動作反而會更引來懷疑後,他便硬生生地忍住。

但是,會是自己的錯覺嗎?總覺得綾侍的眼神似乎已經看穿了一切似的……

「原來如此……那麼,該怎麼稱呼?」在盯了一陣子之後,綾侍總算是收回了打量的眼神,「還有,妳知道我是誰嗎?」

范統微微地愣了一下,雖然對於綾侍第二個問題感到疑惑,但他還是老實回答了。

「我叫做伊芙。然後,你是音侍大人……啊!」話一說完不只是范統,就連站在一旁的修葉蘭臉色也瞬間變了。

糟了!居然偏偏在這個時候詛咒發動了!

范統一臉驚恐地看向綾侍,但出乎意料地對方只是挑了挑眉沒有多說些什麼,反而是站在一旁的音侍開口表示了。

「不對唷!我才是音侍,他是綾侍喔!小伊芙一定是西方城的居民,所以才會搞錯吧!」看了眼音侍毫無想法的笑容,范統的內心頓時有些複雜。

他該感謝音侍大人的腦袋得到這種結論嗎?是說這種說法綾侍大人會相信嗎?……不!會相信才怪吧!

還有那個小伊芙是怎麼回事?變成女孩子你反而記得住名字是吧?一個月前好歹我們也同事過一段時間吧?那時候你都還一直叫我「那個誰」,結果一個月後我變成女孩了,你反而就馬上叫出「小伊芙」?

這種複雜的心情讓范統覺得自己的眼神快死了。

「說的也是,只有落月的人才這麼沒眼光吧。」綾侍微微地闔上雙眼,然後轉往看向音侍,「要抓小花貓就快點,我還有事情要辦!」

綾侍大人居然相信音侍大人的話了呢……難道綾侍大人壞掉了嗎?不會吧,難道連唯一一個正常的綾侍大人都壞掉了嗎?這、這似乎有點不太妙?……范統的心情頓時變得更加複雜,同時也忍住自己想要大叫的心情。

「算了,至少沒被懷疑嘛……」似乎是察覺到范統的心情,修葉蘭安慰地拍了拍范統的肩膀。

面對這樣的狀況,范統也只能扯起一抹苦笑。

「啊,那我們就去虛空一區吧!上次我有看見一隻還不錯的喔,可惜那時候給牠跑了,這次一定要抓到牠!」

「那就去那邊吧,這次一樣速戰速決,不要浪費時間。」

話一說完綾侍也揚起了手,在范統感覺到熟悉的光芒包圍住自己又消散的同時,他們也在瞬間到達了虛空一區。

「小伊芙看起來似乎沒什麼自保能力,為了避免受傷,要衝你們兩個去衝就好,我和她留在這邊。」法陣消失的同時,綾侍也淡淡地表示著。

「耶?老頭你怎麼又這樣?」一聽到綾侍不打算和他一起去抓,音侍立刻發出不滿的抗議。

「如果你有意見的話,那我現在回去好了。」說著說著綾侍也當真又舉起手,只是在他有所動作前就又被音侍給擋下來。

「好啦好啦!那你要好好保護小伊芙喔!阿修我們走吧,這次一定要抓到一隻很可愛的小花貓!」不開心的情緒並沒有持續多久,音侍便又恢復活力地朝著站在范統身邊的修葉蘭招手,而修葉蘭也微笑地回應他。

「凡事小心點。」迎向范統帶著不安的眼神,修葉蘭終究只能這樣對他說。

畢竟現在如果他有太多的動作,反而會招來懷疑……這點,修葉蘭和范統還是知道的。

修葉蘭慢慢地走向不斷催促他的音侍身邊,然後在范統望向音侍拉扯著修葉蘭興奮地往前衝時,他也只能說服自己不會有事。

在看著很快就看不見背影的兩人之後,范統轉而望著這片區域的四周環境,這個動作也讓他想起了很多事。

過去,除了參與抓小花貓的活動之外,他也有來這邊修煉過。雖然那個時候發生了很多事情,甚至該說也常常讓自己暴露在危險當中,但那時感受過的充實感以及溫暖卻又是無法忽略的事實。

然而,那些對自己來說明明只是不久前的記憶,但對現在的他來說卻太過遙遠。

感覺,好像已經回不去了。

從一個月前發生了那件事的那一刻,或許就已經註定,他再也無法回到大家的身邊繼續製造這些美好的回憶了吧?

不自覺地嘆了一口氣,在那雙紫色瞳眸暗下來的同時,一直站在他身邊保持沉默的綾侍也突然有了動作。

綾侍很快地揚手張開了一個結界,然後在迎向范統不解的眼神同時,他也泛起了一抹冷笑。

「來稍微談談吧,關於剛才叫我『音侍大人』的事情。」儘管臉上所展現的是漂亮到會讓人為之失神的笑魘,但此刻卻只讓范統感到一股寒意,「到目前為止看著我的臉,卻叫音的人,除了我們那位一個月前因意外而消失的同事之外就別無他人了。」

綾侍的每句話落點極輕,但句句所含的冷意卻讓人難以招架。

「那雙紫色眼睛和褐色頭髮的特徵、方才對談中所露出的神情以及反應狀態,更甚至連音那個白痴都覺得熟悉的面貌……」

范統感覺到自己的腳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但綾侍的氣勢卻依舊讓他喘不過氣來。

他的手握緊成拳,聲音卻是意外地發不出來。

「話已至此,你要自己開口說明一切,還是要我親自抽記憶來看?二選一吧,我們東方城的代理侍。」

最後落下的一句話彷彿就像一記震撼彈般讓范統動彈不得,他愣愣地看著綾侍逐漸逼近的身影以及那隻白皙的手探往自己的額際的模樣,卻只能瞪大眼什麼都做不了。

他,該怎麼辦?

﹍﹍﹍﹍﹍﹍﹍﹍﹍﹍﹍﹍﹍﹍﹍﹍﹍﹍﹍﹍﹍﹍﹍﹍﹍﹍﹍﹍﹍﹍﹍﹍﹍﹍
各位日安,這邊是亦雪兒,很開心芳華如夢已經邁向11章了ˇ
感謝各位這段時間的支持唷!櫃數和票數都超讓人感動的QQ
這也讓亦雪兒好想寫個歡樂小番外來答謝一下///(不要挖坑快住手!

總之,這個章節已經跑出了音侍和綾侍大人了ˇ
然後初次挑戰音侍大人與其他人的互動模式希望沒有崩掉才好(掩面)
接下來還會有其他人物慢慢登場喔,敬請期待^ ^
以上ˇ


Comment

夜月席娜  

芳華如夢11

果然被綾侍發現了.....

瞞不過他吶~~

看得我的心都跳起來了〉3 〈

2012/07/18 (Wed) 14:38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芳華如夢11

> 果然被綾侍發現了.....
>
> 瞞不過他吶~~
>
> 看得我的心都跳起來了〉3 〈


哈哈~綾侍大人的觀察力超群XD(欸?

2012/07/19 (Thu) 01:00 | EDIT | REPLY |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