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13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13


儘管內心百感交集,也還沒有想清楚碰面的第一句話該說些什麼才對,但范統還是選擇面對。

因為現在,他就在這裡。

「緊張嗎?」看著范統下意識深吸一口氣的動作,修葉蘭關心地詢問。
「說不緊張肯定是騙人的,不過……反正走一步算百步啦。」有點不好意思地撓撓臉頰,在自己說出了某個反過來很微妙的字眼時,他的心底也希望對方聽得懂剛才的反話之處。

修葉蘭也不曉得是會意過來還是沒察覺哪邊不對勁,他輕輕地笑了聲,然後並肩與范統步上階梯往聖西羅宮的大門前進。

與守門侍衛打了聲招呼便進入,修葉蘭帶領著范統熟練地彎過幾個主要廊道以及階梯。大約五分鐘後,他們也走到一條廊道的盡頭處。

盡頭處有個小房間,根據剛才走過來的跡象可以發現,這一側似乎平常比較少人走動,偶爾有侍女或是侍衛過來而已,一般而言,並不會讓其他人靠近這邊。

換句話說,這邊的房間肯定蘊藏著某項重要的人事物之類的吧?

腳步直到房間前才停止,看著這扇與其他房間比起來明顯較為樸素的門扉一眼,范統也疑惑地問道:「這裡是?」

「那爾西的房間……正確來說應該是目前所在的位置。」深邃的藍色瞳眸十分平靜,只是那一閃而逝的無奈光輝卻讓人很難不去在意,「之前說過了吧?那爾西這孩子目前狀況不是很好,為了避免被打擾,所以他們把他移到這邊來。每天固定會有人輪流過來注意狀況……不過大多時間是奧吉薩隨侍在旁倒是真的。」

平淡的口吻很難讓人注意那就究竟是好或是不好的意味,但從修葉蘭的狀態去分析的話,或許其中偏向不滿的成份會稍多一些也說不定。

是因為……這邊宛置黑暗的氛圍所致嗎?

「這個時間應該不會有人過來,和那孩子接觸而言或許是個好時機。」他笑,卻顯得無奈,「待會你就進去吧,我會在外面守著。」

「為什麼?為什麼……不一起進去?」微微蹙起眉表示了自己的不解,以目前那爾西的狀況來看,修葉蘭理應最想去關心才對,那又為什麼會表示拒絕呢?

「我說過,那孩子不會想見我。」

「此一時彼一時,你怎麼知道他現在就不想見你呢?」難得地執拗起來,范統也沒打算放棄這讓兩人能夠見面的機會。「總之,既然都來了,就和我一起進去面對!把事情當面說清楚,一口氣突破他的心房才是這趟的重點不是嗎?」

修葉蘭微愣地看著范統,然後在反應過來之時也忍不住苦笑。

「要不是知道你是范統,我還真會被如此有氣勢的女孩給嚇到呢。」撓撓臉頰,即便是面對態度難得強硬的范統,修葉蘭還是不改自己的想法往前推了他一把,「去吧,不要因為我而喪失你想來這邊的意義。」

范統回頭望了一眼仍舊維持著淡笑的修葉蘭,他嘆了一口氣,然後轉過頭不再將心思放在上面,而是專注地敲了敲眼前的門。

即便沒有任何回應,范統還是唸了句「打擾了」便開門進入,而在他闔上門扉之前,也看見了修葉蘭以唇語向他傳遞的話。

「暉侍……」

在范統會意過來那是什麼意思之後,他朝著對方認真地點點頭,然後很快地便將外頭的景色給阻絕。給自己,同時也給那個孩子徒留一室的黑暗。

闃黑的空間幾乎讓人感受不到一絲情緒波動,若非空氣中隱約還有一絲呼吸的氣息,范統幾乎要以為自己是進入了一個隔絕一切的空間了。

范統仔細確認氣息的來源處,然後慢慢地往那個方向靠過去……他在一個不遠卻也不近的距離間停下腳步,目光也直直地望著那個正背對著門口,遙望窗外的人影。

背影看起來似乎消瘦許多……看來這孩子的狀況比自己想像中還糟。

范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在調整好自己的表情之後,率先打破了沉默。

「這麼暗的房間都沒亮光,再健康的人都會生病吧?更何況是對一個狀況並不好的人而言,影響力肯定更大。」往前走到了窗邊,范統在伸手拉開窗簾的同時也讓自己靠近了那個人影,「初次見面,你就是那爾西吧?」

被喚作那爾西的人並沒有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就產生反應,端正的面容仍舊淡漠地望著窗外,完全沒有任何動搖。

而被這麼對待的范統倒也沒有生氣,那雙紫色瞳眸在閃過一絲光芒之後,又再度開口:「這麼沒有警戒心可不好,就不怕我是突襲者,然後在不知不覺中殺了你嗎?」

置放於膝上的手指微微顫動了一下,那雙冷若冰霜的藍瞳即便注視著外頭卻仍舊映照不入他的眼底……他微微地垂下眼,然後在這冗長到讓范統幾乎感覺到對方不會回應自己的同時,他也終於開口了。

「如果想殺我,一開始進來就會動手了吧?不過……思考這個層面似乎也沒有什麼意義。」

范統微微地瞇起了眼,他的臉色也變得冷淡。

「你是認真的嗎?」

那爾西並沒有再回話,但是范統可以感覺到對方那種完全沒有警戒心的態度很明顯地表示他根本就不打算抵抗……換句話說,根本沒有所謂的求生意志存在。

他慢慢地收攏拳頭,然後在閉上眼睛的同時,自手心出現的白色絲線也瞬間圍繞住那爾西的頸項。

面對突如其來的攻勢那爾西只是輕輕地蹙起了眉間,但他還是沒有做任何反抗,這也讓范統更感到一陣火大。

「只要我的意念一動,你的腦袋和身體會瞬間分家喔!你……不做點反抗嗎?」冷徹的聲音下壓抑的是憤怒,看著對方仍就不為所動,甚至是閉上眼睛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樣時,范統的眼神不禁一暗,「原來如此……我想我大概知道了。」

話語落下的同時他也將質變的能力收回,范統伸出手硬是將對方給扳過來面對自己,然後在那微微透出的不解之中,右手又再度握起拳頭狀。

而後,是狠狠地往對方的肚子揍了過去。

「唔──」因突如其來的疼痛而一時說不出話,那爾西摀著肚子彎下腰,意外地感覺到那隻纖細的手之下所蘊藏的竟是如此大的力量。

「真可悲……當初不惜犧牲性命也想保住的孩子原來就是這副德性,范統要是知道了,肯定會很後悔他居然救了一個根本就不想活下去的傢伙。」由上而下地睥睨著他,范統微微地彎下腰,然後一手掐住了對方的頸項,「雖然這麼做很對不起修葉蘭,不過既然你都不想活了,那我就成全你吧?」

手勁慢慢地收緊,那雙紫色的瞳眸也閃爍著冰冷的光芒,「反正,一個無視於周遭人擔憂而逕自沉浸在悲傷世界的可憐之人是不需要憐憫的。在你受傷的同時,那些關心你、愛你的人們同時也因為感染到你的情緒而痛苦……我想,沒有必要讓全部的人因為一個在鬧彆扭的孩子而陷入不安和悲傷吧?要是你消失了,說不定還比較痛快些。」

那爾西感覺到呼吸變得急促起來,視線也慢慢壟罩了一層黑暗……他的耳邊充斥的是一道冰冷而陌生的女聲,但不知為何卻又覺得那個聲音帶給他的感覺又是如此熟悉。

怎麼可能……是自己的幻覺嗎?

「果真是很糟糕,都逼到這個地步了居然還是不想反抗嗎?」范統沒有把握自己究竟能做到什麼地步,也沒把握再繼續下去所發展的事態究竟是好還是壞,他只知道自己必須做一個賭注,「給我聽好了,這個世界上我最看不起的,就是隨意放棄生命,不把命當一回事的人!」

「!」

「有多少人想要活下去卻力不從心,有多少生命想挽回卻是無可奈何……像你這樣好不容易存活下來的人居然還想放棄,真是枉費了救你的那個人的心意。」力道控制在一個限度,范統並沒有再繼續往手上施壓,「你哥哥……比任何人都要擔心你,這樣的心意,難道真的不做任何回應嗎?」

「你真的……能夠這麼輕易地就捨棄好不容易才拾回的羈絆嗎!」語末,范統的聲音也大了起來,而這聲大吼也讓那爾西原先無神的雙眸瞬間瞪大,淡漠的面部表情也充盈了不可置信。

在自己的意志完全回來之前,那爾西的手已經握住了那箝制於他頸項上的施壓源,他慢慢地收緊力道,然後用力地將那隻手給拉離自己的身邊。

「……少說得什麼都懂似的!妳這個局外人!」

「……」

在脫離了壓制自己的手同時,那爾西也忍不住大口大口地喘氣著……在好不容易順過氣之後,那雙藍色瞳眸也憤怒地瞪著對方。

「妳根本就不知道我經歷過什麼!妳為什麼能說這種話?」那爾西站起身與范統平視,然後在對方那雙平靜的瞳眸之下將隱忍的情緒全數爆發,「如果那天范統沒有救我的話就好了!如果那天修葉蘭沒有因為擔心我而和范統一起來找我就好了!如果那天我有反抗能力就好!如果那天……如果那天我沒有任性想出門走走而被抓住那就好了……」到最後的聲音是充滿著悲傷的,那爾西頹然地低下了頭,雙手握拳握得死緊,宛若懲罰著自己一般。

其實一切的根源,只是這孩子在責備自己而已啊……

「我和范統……是好不容易才成為朋友的。然而,他卻因為我而犧牲了。」微弱而顫抖的話語從那過去印象中高傲優雅的人口中娓娓道出,范統看著那個低垂頭而看不清神情的那爾西,心中卻是一陣複雜,「我知道對恩格萊爾以及珞侍而言,范統是無可取代的好朋友……而他對修葉蘭來說,更是有著非凡的意義……但是,范統卻因為這樣的我而消失了,我……該如何面對他們?又要如何面對自己的所背負的罪?」

「我甚至是這麼想的……為什麼那個時候,他要救我?」

話語所帶的痛,是一種懲罰。

在強迫自己說出一切的同時,同時也是將自己內心的傷口給狠狠撕裂的瞬間,不管說出口的份量為多少,儘管是渺小的一個字,卻都可能造成無比的傷害。

當初自己救他的舉動,此刻卻似乎已造成了那個人更大的痛楚了。

范統輕輕地閉上雙眼,僅管他知道這麼做帶給那孩子的就是這麼疼痛的記憶,但他卻仍舊不後悔……如果說過去能夠重來的話,即便是知曉結局,他想他還是會這麼做。

因為,他只是很單純地想救朋友,希望他活下去而已。

「在我聽來,只是你對現實的逃避而已喔。」他笑,卻不是諷刺,「你認為自己背負了罪嗎?如果你真的那麼想,那也未免太狂妄了!」

伸手彈了一下那爾西的額間,范統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為什麼他要救你?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很簡單……而且你剛剛自己不也已經說出口了嗎?」

「……」

「因為,你們是朋友啊。」

「!」

冰冷如海的藍色瞳眸中滿滿是不敢置信,那爾西愣愣地看著眼前身影不甚清楚的女子,一時間竟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所謂的朋友啊,就是兩肋插刀也在所不惜……范統這個人啊,雖然總體來說運氣實在有夠糟,也沒什麼女人緣,不過呢……用自己的方式對朋友好,希望自己重視的友人們都能健康平安地活著,或許也算是他的可取點吧?」雖然這麼說自己果然還是有點受傷,但范統卻第一次覺得如果揭一下自己的瘡疤就能換回這孩子的意志的話,那也就不算什麼了。

至少,他自認為自己對朋友還是很重視的。

「范統他也沒妳說得那麼糟……」

「哦,聽起來你似乎對他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了?」

那爾西別過臉去並沒有回應,只是白皙臉頰上浮起的淡淡紅暈卻似乎顯示出他有些不好意思。

「若你真的了解他,那你怎麼不相信他其實還活著呢?」

「什、什麼?」

范統露出了一抹淡笑,然後他伸出手用力揉著對方的頭,「他有一群好朋友,又有一個雖然可靠但是也很可怕的武器在身邊,我想范統應該是沒那個膽量說消失就消失吧?就算是只剩一口氣,他肯定也會爬回來找你們的……」

即使,是以不同的面貌或形式……這句話范統並沒有說出口,但他的內心卻是不斷閃爍著這個意念。

那爾西有些皺眉地揮開那隻在他頭上肆虐的手,然後他不解地看向對方。

「為什麼能夠這麼肯定……還有,妳到底是誰?從剛剛說話的口氣聽起來,妳似乎是認識范統以及修葉蘭的。」在找回思考能力的同時那爾西也對眼前的女孩起了疑心,不論是那對他熟悉不過的口吻,或是毫不避諱的手段也好……更重要的是,他為什麼能夠對一個初次見面的人說出自己的內心話?

而且……即使光線很微弱,但那爾西還是看清楚了女孩的面貌……這個人的輪廓可以說似曾相見,不對……應該說和范統實在有幾分相像!

難道說這個女孩會是?

「嗯,說了這麼久沒有自我介紹確實不禮貌啊……」范統撓撓臉頰顯得有些尷尬,他稍稍退了一步,然後將心底的台詞給說了出口,「我叫做伊芙。是范統以前的敵人,請多指教。」

Comment

夜月席娜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13

我想說等文章養肥了再看

結果還是忍不住來了......

不過大大我說范統最後一句這樣介紹自己真的好嗎?

他不怕那爾西劈了他?

期待下一篇ˇˇˇ

2012/08/06 (Mon) 13:54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13

> 我想說等文章養肥了再看
>
> 結果還是忍不住來了......
>
> 不過大大我說范統最後一句這樣介紹自己真的好嗎?
>
> 他不怕那爾西劈了他?
>
> 期待下一篇ˇˇˇ

因為反話嗎XDDDDDDDDDD

2012/08/08 (Wed) 16:15 | EDIT | REPLY |  

嗚哇哇哇  

No title

好好看!

接下來呢接下來呢~~

2012/08/09 (Thu) 19:04 | EDIT | REPLY |  

布丁  

No title

呵呵呵 ..
那爾西應該也有感覺出一點點范統的味道(?)了吧 >__<
不過很好奇的一點是
范統和那爾西說話的時候 十分之一的反話機率就很剛好的沒出現呢:))
不知道甚麼時候會遇到噗哈哈哈
好期待XD

2012/08/09 (Thu) 19:13 | EDIT | REPLY |  

羽  

No title

還有打算更文嗎??
第一次看虐范統的文..
求你別棄坑

倒是噗哈哈哈他現在是在祭壇嗎?
為什麼在找那而溪的時候不再身上?
他應該知道范統死了吧
他知道飯桶變成女生了嗎?

哈~ SORRY
問題太多

2012/08/20 (Mon) 14:54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No title

> 好好看!
>
> 接下來呢接下來呢~~


感謝支持唷!!

2012/08/21 (Tue) 10:39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No title

> 呵呵呵 ..
> 那爾西應該也有感覺出一點點范統的味道(?)了吧 >__<
> 不過很好奇的一點是
> 范統和那爾西說話的時候 十分之一的反話機率就很剛好的沒出現呢:))
> 不知道甚麼時候會遇到噗哈哈哈
> 好期待XD

哈哈,其實有出現唷!!不過可能沒有很明顯XD
阿噗根據估計......應該快了(???)

2012/08/21 (Tue) 10:41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No title

> 還有打算更文嗎??
> 第一次看虐范統的文..
> 求你別棄坑
>
> 倒是噗哈哈哈他現在是在祭壇嗎?
> 為什麼在找那而溪的時候不再身上?
> 他應該知道范統死了吧
> 他知道飯桶變成女生了嗎?
>
> 哈~ SORRY
> 問題太多


大大你好唷^ ^
首先感謝支持,然後不會棄坑啦~(笑)
只是因為最近亦雪兒最近實驗室比較忙,所以沒有辦法很常更文,關於這點請見諒喔~

然後大大的問題其實都有在我的梗之內耶......雖然沒回答到有點不好意思,不過還是請等待後續發展喔^^
以後也請多多指教ˇ

2012/08/21 (Tue) 10:44 | EDIT | REPLY |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