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14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14


話一說出口,范統便在心中暗叫一聲不妙。

明明前面話都說得很正常,怎麼偏偏最後一句就顛倒了啊?什麼叫做「我是范統以前的敵人」啊!這……這是怎樣?是要表明敵人其實比朋友更瞭解自己的意思嗎?

他這是要怎麼掰回來才好?那爾西感覺超難混過去的啊!

「范統以前的敵人……」那爾西皺起眉沉默了好陣子,然後在他思考之後,他也立刻說出了讓范統更難面對的話,「妳……該不會就是范統說的那個讓他語言系統受到詛咒的女人吧?」

范統瞬間無言了。

這個時候的他究竟應該要順勢承認還是乾脆否認才對?話說如果承認的話,那他接下來的對話會不會難以進行啊?可若是他否認的話,他又該怎麼說才好呢?

啊啊啊──煩死了!這算什麼啊!

「我剛剛一時口誤,我是說我們是朋友啦!」瞧見那爾西一臉懷疑的神情,范統也馬上又補強自己的言論,「人家說昨日的敵人化作今日的朋友嘛!我和范統就是這樣的關係啦!對,就是這樣!」

「……妳是范統的朋友,那又怎麼會認識修葉蘭?」狐疑的神情很明顯表示出他對這番話的質疑,那爾西在慢慢適應光線之後也終於看清楚眼前這個少女的長相,「妳……我們有在哪邊見過嗎?」

冷淡的藍色眼眸中帶著疑惑、帶著好奇,然而這樣的情緒表現對范統來說卻是相當不妙的。他緩了緩情緒,然後在思考之後決定再把之前的藉口擺出來用。

「最近,和你哥哥剛交往不久……所以知道他的事情也是正常的吧?」儘管這話怎麼說怎麼彆扭,不過為了圓謊也只好這樣下去。

原以為那爾西會因為得到答案而罷休,但他卻沒想到自己的回答竟是換來更多的麻煩。

只見那爾西明顯呆愣了好幾秒,嘴巴一度張合想說些什麼卻又沒說出口……又過了好一段時間後,他才像是找回自己的聲音般慢慢發出。

「修葉蘭什麼時候有女朋友了,我怎麼會不知道?不對,為什麼他沒告訴我……妳,真的是他的女朋友?」那爾西不敢置信地看著范統,或許是因為一時過度震驚,因而也下意識將自己的話給說出口,「我剛剛其實一直覺得你和范統長得似乎有些相似……甚至……」

「甚至?」

甚至有種你該不會就是范統本人,然後為了配合修葉蘭無聊的惡趣味所以才跟我開玩笑的吧──這種感覺之類的……只是這種話無論如何那爾西都說不出口,於是他也只是停住話語等待對方的答覆。

范統只是面露尷尬地看了那爾西一眼,然後用著平常難以想像的速度快速地想著下一句該補起的謊言是什麼。

「總之,因為我是范統的朋友,又因為最近聽修葉蘭說了關於你的事,所以才會想來看看你……不過看起來你似乎好多了,我想這樣他也能放心了吧?」范統露出了淡淡地微笑,因稍微偏頭而擺動的褐色長髮也在半空中輕輕劃過一道弧度,「剛剛揍了你一拳很抱歉,如果你覺得不公平的話,我可以讓你揍回來沒關係啦!」

雖然說以現在自己女人的身體來說應該是很痛才對,但這也沒辦法了,誰叫自己要這麼衝動呢?所謂的自討苦吃大概就是這樣吧,范統默默地心想著。

「我不做打女人這種事情。」冷哼一聲表示了自己的不屑,那爾西別過頭的同時也低垂著眼,「妳……不是范統嗎?」

話一說出口連那爾西都嚇了一跳,他輕輕地摀住嘴像是疑惑自己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來,而他這樣突如其來的一句話也確實讓氣氛頓時陷入了僵局之中。

范統微微嘆了一口氣,然後他伸出手,朝著那爾西的頭輕輕地揉了揉,一如記憶中那幾個人對自己做的安撫一般。

「我不是……也不會是。」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懷著什麼樣的心思才能把這句話說出口,但他卻很確定自己的內心仍舊帶著迷惘,「我……並不是你們所期盼的那個人。」

說完像是想忽略內心一閃而逝的疼痛一般,范統在移開手的同時也轉過了身不去看那爾西,「你知道嗎?剛剛我要進來前,修葉蘭對我說了一句話……他說,『那爾西就拜託你了』,從這邊來看就知道他很擔心你。怕你見到他又不開心甚至就不敢進來了……他平常明明就這麼煩,但遇上你的事情可就變得小心翼翼啊……你真的不打算回應一下嗎?」

「不只是他,其他人也都很擔心你喔……」調整好自己的神情,范統再度轉過身的同時也對上了那雙藍色瞳眸,「事情發生了後悔也於事無補,人最重要的是活在當下,調整好自己的心情然後去面對,這才是唯一能夠面對未來的方法不是嗎?」

或許這些話說給那爾西聽的同時也是說給自己聽,范統即便知道自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要去面對,但內心的恨意與扭曲卻仍是難以消除……即便這股負面情緒並非針對某個人,但他卻無法很清楚地切割開來。

或許,那是因為……

「即使是遭受怨恨,我也以為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隨時能承受……但是,在這樣再度傷害恩格萊爾的同時,我又該如何償還?」浮於臉上的笑帶著的是濃厚的無力與諷刺,那爾西還記得月退曾說過願意花一輩子的時間來原諒他……但現在呢?現在的月退還能夠這麼說嗎?

在為了找尋他、為了救他而受到傷害的范統前提下,月退真還能這麼說嗎?

不能,也不可能……這點,那爾西還是很清楚的。

他並不畏懼死亡,只是卻也不願面對如此的境地。

只因為……只因為他……

看著那爾西陷入了迷惘,那雙紫色的瞳眸卻也泛起了一絲哀傷的氣息。范統伸出了雙手按著對方的肩膀,然後低垂著頭輕聲開口道。

「曾經在我迷惘的時候,有個人這麼對我說……『在你找到回家的路之前,我會以家人的身份一直陪著你,如果害怕與迷惘,那麼我也會牽著你的手一起面對。』其實,熟知那人本性的話會覺得說不定只是表面的好聽話罷了,但是……對那時的我而言,那卻是我最想聽見,也最不想聽見的一段話。」

他並沒有在意那爾西的反應為何,只是單純想將內心的想法給說出來。

「曾經我很排斥這樣表面的漂亮話,但是在我排斥之後,卻又發覺那是當時的我最想要的東西……或許這些話和你的問題沒有直接的關係,而我也沒辦法告訴你該如何面對,甚至是做出所謂償還的這件事情。我唯一能做的,或許只有不斷地告訴你……這件事,不是你的錯。」

若真有所謂的錯誤的話,或許是當時無能為力的自己吧?

也或許,是那天早已預見的結果也說不定。

「你害怕死亡嗎?」

那是一句極輕的問句,但聽在那爾西的心底卻又是無比的沈重。

那爾西搖了搖頭,然後在對上對方那雙彷彿深不見底的紫色瞳眸時,也突然瞭解到這和他熟悉盼望的澄徹紫晶是截然不同的。

「我不畏懼恩格萊爾奪走我生命的懲罰,但我害怕他因我的死亡而更顯得空虛無所適從。」

這番話聽來或許頗具傲氣,但范統卻知道他所指的是什麼意思。

那爾西真正害怕的,是無法得到月退真正的原諒,以及看見月退因為目標毀去而再度毫無指標,不知為何而活的樣子。

他傷害月退的罪,傷害范統的罪,或許是難以贖清的……那爾西此刻正是懷著這樣的想法。

范統並沒有再接話,只是在那掌心下微微顫抖著的肩膀上稍稍使力按了按,彷彿要給他勇氣一般。

他不知道自己能說些什麼,也不曉得該說些什麼,或許他能做的,只是這樣靜靜地聽著他說話吧?

「我不害怕死亡,但卻害怕看見修葉蘭將會有的反應。」輕輕地闔上雙眼,那爾西突然感覺到了一陣疲憊,心中的重擔一直將自己壓得喘不過氣來,讓他幾乎以為自己下一秒就會昏厥,「但或許,我只是在替自己找理由而逃避罷了。」

逃避著自以為堅強,但實際上卻懦弱的內心。不管說多少漂亮的好聽話,說不定那些都只是表象罷了,真正的自己,也許只是……

「能夠說出這些話的人,又怎麼會是想逃避的表現呢?」他輕笑了一聲,然後在那爾西睜開眼的瞬間放開了手,「不希望重視的人受到傷害,即使被誤解也要用自己的方式守護,這大概就是屬於你的溫柔吧?」

「……」

「好啦好啦!我的話好像說得太多了,有些話果然還是要當事人自己面對比較好吧?」范統有些不自在地撓撓臉頰,然後他也不等那爾西反應過來便將對方給拉往門邊,「與其一個人糾結煩惱,倒不如直接面對比較快!」

「咦?」

「首先就先從你哥哥那邊開始吧?他都等那麼久了你至少也理他一下,不然他到時候會很煩的。」笑笑地將手放上了門把,自門外傳來的爭執聲卻讓范統不免一愣,「奇怪,發生什麼事了嗎?」

話落下的同時他也轉動了門把,然後在視線對上了修葉蘭的同時,范統也注意到了站在他身邊的那個人是誰。

即便沒有印象中溫和的表情,但那股懾人的氣勢以及陰鬱的神情卻仍讓范統立刻認出了他是誰。

他訝異地微微徵大雙眼,然後下意識地喃喃喊出聲。

「日進?」


﹍﹍﹍﹍﹍﹍﹍﹍﹍﹍﹍﹍﹍﹍﹍﹍﹍﹍﹍﹍﹍﹍﹍﹍﹍﹍﹍﹍﹍﹍﹍﹍﹍﹍
日安,這邊是亦雪兒。
有段時間沒更新了,希望大家不要介意才好唷^ ^
最近實驗室比較忙,只能勉強湊合有空的時間東打一點、西補一點,所以才會比較緩慢,在此說聲抱歉呢。

這部份其實打著打著不免有一點點感觸,目前也屬於比較憂鬱一點的走向(其實好像除了音侍大人那部份外都一直很陰沉啊到底?),但還是讓我們繼續和范統一起加油吧!

同樣歡迎各位一同交流心得唷,雖然亦雪兒之後會比較晚回覆,但一定都會看的ˇ
再度感謝各位的支持,以上ˇ

Comment

夜月席娜  

芳華如夢14

范統最後那一句:「日進?」真是笑死我了!!

大大太久沒更新我還以為棄坑了

現在又看到大大真高興﹝撲倒v-207


2012/08/23 (Thu) 13:40 | EDIT | REPLY |  

布丁  

No title

終於更新了 !!!!!!!!!!!
每天都有開過來看看有沒有更新,忠實沒白費xD
雪兒大大很忙碌吧 ! 還要抽空來更文 真是太幸福我們這些讀者了 ##

最後那句:「日進?」  是不是意味又有一個人要知道了呢ww?
因為月退好像說過他能感應出范統 搞不好會揭穿 :))))?

好期待下文 !!!
大大說阿噗之前有出現過嗎 ? 
我好像沒映像ˊ___ˋ
只好回去翻舊文找阿噗吧##

2012/08/24 (Fri) 01:37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No title

> 終於更新了 !!!!!!!!!!!
> 每天都有開過來看看有沒有更新,忠實沒白費xD
> 雪兒大大很忙碌吧 ! 還要抽空來更文 真是太幸福我們這些讀者了 ##
>
> 最後那句:「日進?」  是不是意味又有一個人要知道了呢ww?
> 因為月退好像說過他能感應出范統 搞不好會揭穿 :))))?
>
> 好期待下文 !!!
> 大大說阿噗之前有出現過嗎 ? 
> 我好像沒映像ˊ___ˋ
> 只好回去翻舊文找阿噗吧##


感謝布丁大的不棄嫌(?)唷!(感動ING
這陣子比較忙所以更新頻率降低,還請多包涵呢@@
發現的機率有多少其實好像已經明朗化了XDD

唔恩,阿噗還沒唷!雖然預計應該在兩章就會蹦出來了~ˇ 
我說有出現的是指小統的反話XD
就是他原先要說[朋友]結果變成[敵人]那個~呵呵XD

2012/09/03 (Mon) 17:27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芳華如夢14

> 范統最後那一句:「日進?」真是笑死我了!!
>
> 大大太久沒更新我還以為棄坑了
>
> 現在又看到大大真高興﹝撲倒v-207


也很高興見到夜月唷!
這陣子比較忙,更新頻率降低還請見諒@@
呵呵~不會棄坑啦ˇ

小統的反話永遠是經典XD(喂 

2012/09/03 (Mon) 17:29 | EDIT | REPLY |  

Add your comment

La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