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琉璃

歡迎來到『夜色琉璃』,首次光臨的朋友請參閱網誌公告。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15

沉月之鑰(范統中心)芳華如夢15


一句話,卻是引來三者不同的反應。

那爾西和月退錯愕地看著這個喊出「日進」的女子,修葉蘭則是明顯呆愣了下,而在反應過來最為訝異的莫過於范統本人。

他怎麼會犯這個錯誤……這個下意識也太糟糕了!范統尷尬地將目光轉移到修葉蘭的身上,而被這道明顯包含求救意味的眼神也讓修葉蘭開始思考該怎麼幫他。

「剛剛,妳喊我什麼?」一陣的沉默過後,出乎意料地月退的神情相當平靜。


那雙藍眸看不出任何情緒,只是剛才說出口的話語雖帶著一絲冷淡,但卻又矛盾地含有一絲熱切。

那股熱切究竟是不是盼望,范統他判斷得出來……只是,現在這個時候並不是做出回應的最佳時機。

在他們看不見的角度中將右手緊握成拳,幾乎在他低下頭去的那一刻,他也突然感覺到自己的手被另一道溫度所覆蓋,而他的手也被強迫納入另一人的力道包圍中。

他驚訝地抬起頭,然後看見的是修葉蘭溫和的微笑。

「陛下,對於她剛才口誤的事情,由我代她向您致歉。」修葉蘭巧妙地移位到讓自己能適時遮住范統的角度,然後在面對兩雙明顯帶著質疑的眼神時,也十分冷靜地回答道:「她叫做伊芙,是范統的朋友。剛剛會這樣說話,應該是因為常常聽范統的反話,所以才會誤以為您叫做這個名字,請您見諒。」

這番解釋修葉蘭不能保證對方不會反駁,只是面對如此狀況卻也只能硬著頭皮這麼回應了。

月退並沒有立時做出回應,微微低下的頭不知在想些什麼。那爾西則是一反沉默,眼神直盯著修葉蘭。

「修葉蘭,你的話究竟有幾分是真的?」

對,他早就該懷疑了,打從一開始這個自稱「伊芙」的女人出現時,他心中就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那股既熟悉卻又帶點陌生的氣息縈繞於他的心中,只是剛才的自己一時無法正確去思考這個矛盾點究竟出在哪,所以就這麼自然地相信這個人單方面的說詞。

但現在不同,現在的他應該能確實抓住什麼線索才對。

「親愛的那爾西,哥哥說的話句句屬實,我怎麼敢欺騙你們呢?」

「你的不良紀錄讓我無法相信,修葉蘭。」

「這、你這麼說是沒錯,不過有時候哥哥我說謊也是善意的謊言啊,我從來都捨不得傷害你,你看哥哥這雙真誠無比的眼睛就可以知道了。」

「是不是說謊,等一下就知道了。」徹底無視於修葉蘭的話,那爾西看了眼修葉蘭,然後便將視線停留在范統的身上,「我記得剛剛妳說妳和修葉蘭正在交往中,對吧?」

范統與修葉蘭互相望了一眼,然後他硬著頭皮點點頭。

「那好。既然如此,就請你們做些情侶會做的事情吧。」那爾西冷淡地開口道,而這樣的一句話也讓他們兩個瞬間腦袋當機。

等等,那爾西剛剛究竟說了什麼樣恐怖的話?

「呃,親愛的那爾西,對不起哥哥剛才好像聽不太清楚呢……」

「我說請你們做些情侶正常互動會做的事情,這句話有這麼難以理解嗎?修葉蘭。」

「不、不是好不好理解的問題,實在是這種話從你口中說出來,實在是嚇到哥哥了,哥哥的玻璃心禁不起這樣的驚嚇啊!」修葉蘭尷尬地看著那爾西那張正經的臉,即便是了解對方並不是會開玩笑的類型,但這樣認真卻十分有問題的話語從那爾西口中說出卻是讓修葉蘭的心情複雜無比。

「我只是平靜地敘述一件事情,有那麼值得大驚小怪的嗎?」因修葉蘭的話而使那爾西皺起眉頭,實在是不懂剛剛自己話有哪邊奇怪。

「所謂的情侶會做的事情,一般都是不太能給大家看的呢……雖然哥哥我很開放,但這種兒童不宜的事情果然還是只能在關燈的兩人房間才能做吧?不然這樣不就像在上演……噢!」修葉蘭的話還沒說完便感覺到范統往他腰側搥一拳的痛楚,而他也只是笑笑地沒有再說下去。

「……說幾句甜言蜜語和情侶間的眼神交流為什麼要在關燈的房間做?修葉蘭你到底在說什……」說到一半那爾西突然像是明白了什麼似地猛然睜大雙眼,然後他的表情從充滿不可思議慢慢轉換成鄙視。

月退不明白地望著那爾西,而那爾西只是對他搖頭。

「修葉蘭,我對於你的思考竟是如此骯髒而感到悲哀。」那爾西的話語之中一點也沒感覺到悲哀,反而有種濃厚的鄙夷氣息,而接收到如此眼神攻擊的修葉蘭則是忍不住大喊冤枉。

「那爾西你誤會哥哥了,哥哥只是……」

「我不想再聽你的解釋,身為你的兄弟,我為你感到可恥。」

「噢,親愛的那爾西,哥哥脆弱的玻璃心又再一次因你的打擊而破碎了。」

「少說廢話了。修葉蘭,你到底做不做?」那爾西很顯然不想再花時間浪費在這些沒營養的話題上,他看著他們兩人下了最後通牒,「如果要證明清白的話那就做,否則我就把你的逃避當作是默認,甚至可以合理懷疑伊芙就是范統這件事。」

修葉蘭和范統同時瞪大了雙眼表達了不敢置信,在范統一時還說不出什麼話語反駁之前,修葉蘭就已經先急忙開口了。

「我說那爾西,情侶交流這件事和伊芙就是范統這件事究竟有什麼關聯?這兩件事根本就不一樣吧?為什麼要硬扯在一起呢……」

「不,我想是一樣的。」

「咦?」

率先出聲的出乎意外並不是那爾西而是月退,包含那爾西在內,眾人都露出了訝異的神情望著他。

「梅花劍衛,除了那爾西剛剛說的條件之外,還要再追加進一步的事情。」

「……陛下您說的更進一步的事情不會是指接吻吧?」

「嗯,另外這是皇帝的命令,沒有異議的話你可以執行了。」月退十分冷靜地點點頭,然後還不忘適時搬出西方城皇帝的身分來施壓。

只是相較於那爾西的鎮定和修葉蘭的無言之下,范統的內心可就一點都無法平靜面對了。儘管他力保自己面部的表情不要太猙獰,但在他的心中卻是不斷地哀嚎著。

月退你學壞了啊!你、你到底怎麼了?以前的好孩子月退呢?為什麼不見了啊啊啊──還有那爾西,你那是什麼詭異的證明法!為什麼情侶互動會和證明我是不是范統這件事可以劃上等號?你給我說清楚啊你!

只是內心哀號歸哀嚎,范統自己也知道要是真那麼喊出來,估計不用證明就可以直接表示他就是范統本人了。

忍住想翻白眼的舉動,在修葉蘭轉過來面對自己的同時,對方的眼神也透出了一道難以言喻的光芒,彷彿想訴說些什麼,卻又好像什麼都沒說。

「可以嗎?這樣的……」修葉蘭利用唇語無聲地向他傳遞,雖然他似乎想說些什麼,但礙於怕被發現端倪而反被起疑心,他也不敢說太多。

說真的,范統自認這二十四年的人生當中,雖然他的異性緣似乎真是不怎麼理想,但他好歹也認為自己總有一天可以抱得美人歸,有個安定的歸宿之類的,所以戀愛還是幻想之中的未來家庭之類的,他也從來都沒想過會和女性之外的人一同組織過……

沒錯,就連初吻的對象應該也算在內不是嗎?

……好吧,如果包含那天那件事在內的話,其實現在即將面臨的這件事似乎也不算第一次了。

不,等等!還是算第一次吧?那次的經驗根本就是單方面被……一想到這裡范統的心情就頓時變得十分惡劣,激動的情緒讓他差點把質變能力給釋放出來。

「怎麼了,沒事吧?」擔憂地看著面色一度陰鬱的范統,修葉蘭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應該冒著生命危險來違抗頂頭上司的命令了。

「沒事……只是緊張而已。」僵硬的表情讓修葉蘭頓時無話可說,那模樣很明顯地就是在說謊,但他也沒有不識相到戳破他的謊言,反而打算順其自然發展下去。

「是因為有皇帝陛下和那爾西在的關係吧?沒關係,我親愛的伊芙,妳就放心地把自己交給我,我不會讓妳失望的。」

「……」范統突然覺得修葉蘭不去當男公關太可惜了……話說雖然這傢伙記得把「你」改成「妳」,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總覺得修葉蘭剛才說的話充滿著問題,而且還是很大的問題那種。

他到底該不該逃跑?總覺得很不妙啊……

修葉蘭修長的手指輕輕地勾起對方的臉,當那雙深邃的藍色瞳眸急速縮短距離到幾乎都能見到彼此身影映入眼時,范統也感覺到自己的腰際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隻手摟住。在這樣一個動彈不得的狀況下,他突然感覺到一陣不知所措。

為什麼他會忽然覺得修葉蘭的臉好陌生?

「乖,閉上眼睛,不要緊張,就像平常一樣感受我的存在就好……我說過不會有事的,相信我……」對於自己的話語存在的真實性有多少他很清楚,修葉蘭在內心自嘲了一下,然後便趁著范統還很茫然的狀態下吻了下去。

「!」

唇上傳來的是柔軟的觸感以及相貼的熱度,范統僵直的身體很顯然地表示出他的錯愕,然而修葉蘭並沒有因此而停手,在兩人的眼神相交會的那一刻,他也無聲地傳遞了一句讓范統更加為之錯愕的話語──

「范統,我喜歡你。」

Comment

布丁  

No title

噢噢噢噢 !!!
H4你..!!
哈哈哈 不知道該說什麼 XD
H4不愧是西方城的外交關 - 3 -
真的可以去當男公關了 XD 誰收到他店就穩賺不賠這樣(?)
然後 !!
他竟然就這樣給她吻下去了..
F統不知道會不會突然變質 wwww?
後續後續 ヽ(*´∀`*)ノ ←這不是催文噢(笑)
請繼續加油噢 (●´艸`)ヾ

2012/09/04 (Tue) 19:10 | EDIT | REPLY |  

亦雪兒/翔昕  

Re: No title

> 噢噢噢噢 !!!
> H4你..!!
> 哈哈哈 不知道該說什麼 XD
> H4不愧是西方城的外交關 - 3 -
> 真的可以去當男公關了 XD 誰收到他店就穩賺不賠這樣(?)
> 然後 !!
> 他竟然就這樣給她吻下去了..
> F統不知道會不會突然變質 wwww?
> 後續後續 ヽ(*´∀`*)ノ ←這不是催文噢(笑)
> 請繼續加油噢 (●´艸`)ヾ


H4應該升紅牌會很快,賺錢效率高高XD
遇上有錢的貴夫人的話,開始花言巧語慫恿開最貴的名酒之類的XDDDD(喂
范統快給他養!!(范統:喂!)
(糟糕,一秒又跳坑了)

哈哈,總覺得會做這事情的,最適合的果然只有H4呢ˇˇˇ
感謝支持唷!我會繼續努力^ ^

2012/09/07 (Fri) 10:36 | EDIT | REPLY |  

Add your comment

Latest